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情色幽默  »  你是大V,活不了多长了

你是大V,活不了多长了

@陈果_George:这几天,在打谣同时,孙锡良、徐开彬、张宏良等海内外知名”毛左“也被销了号

尼玛当公知真好,造个谣民意领袖,骂个娘宪政先锋,嫖个娼马丁路德,要杀个人还不成仙成佛?(@忧郁的不帅哥)

同桌富二代。高中学习懒散。大家说他没出息。结果最后去了外国念书;大家学说出国没出息,后来他继承了家里的公司;大家靠继承没出息,现在他公司靠董事会越做越大;大家说他迟早碰板,结果他现在娶了大美女,儿女成群,周游列国,身体健康,生活美满。大家终于服了,有钱真好。(@屌絲打分蜻蜓隊長)

最近杜蕾斯佳作连连!上周广告语:光大是不行的。这周换成:薄,迟早要出事的。以为够神了,沒想到还有下文:薄,不可怕,鼓开来,才可怕!今天推出下周广告语:蛮干,也是要出事的!

我讨厌民主的一点就是它给人的假象。民主让人觉得,不管自己多么势单力薄,好吃懒做,老天也是眷顾他们的。民主让这些其实自知没有能力改变世界的人,突然有了这能力。他们管这叫自由,叫平等,叫应有的权利。他们投完票后,就继续回家窝在沙发上吃鸡腿看美剧去了。他们觉得已经尽力了,也就心满意足了(@祺Jia)

一个女孩去看医生。“医生,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每次刷牙时都感觉恶心想吐。”医生看了看她,说:“嗯,下次刷牙时记得不要照镜子了。”(@剑神葡萄)

我当然支持卖淫嫖娼非罪化,但是抓嫖抓出一个悲壮感来,这厮摇身一变成为义士,也怪可笑的。薛蛮子网上造谣传谣和他被抓是否有关系我不知道,但我认为一码是一码,嫖娼不可耻,但也不光荣,而且与其言论无关。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一套在公知心里还是满有市场的。(@二逼瓦西里)

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相信美国警察没有搜查令进民宅,房主是可以将其击毙的?(@秀才不是公子)

每次看到帅哥我都很紧张,心里一直盘算着怎样才能跟他有些瓜葛,于是我抄起地上的板砖朝他脑门拍了一下,然后对他说不好意思我害你受伤了让我来照顾你吧(@风把我的裙子吹翻)

@文冤阁大学士:和一位七个月身孕的女检察官吃下午茶。她说,要去美国生。我说,你是国家公务人员,岂能投靠美帝?她说,孩子是无辜的……好吧。

"本大师看了看手相,你无名指和我戒指挺有缘,不如结个婚吧。"(@从我浴室滚出去)

说书人啪地一声抖开扇子:阉党专权误国,可那东林党又是什么好东西?勾心斗角、偷税漏税、贬低武官、提高地租、贪腐成风、招嫖纳妓,自己屁股不干净,也敢妄议朝政?茶客:难道只有阉了才能议论朝政吗?众哄笑。另一茶客:阉党屁股也不干净吧?说书人挠挠头:那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裆里肯定是挺骚气的。(@弹弓子E)

我觉得薛老师以后可以致力于推动卖淫合法化、维护性工作者权益的事业。(@兔主席)

「大夫,明天我妻子手术,您多费心,这么热的天,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,您拿去喝茶」说着我把东西递过去,「你这是在侮辱我!」大夫把再来一瓶的瓶盖摔在了我脸上。via.黄靖昀

如果我的朋友嫖娼被抓,我可能说两句,操,人家嫖娼怎么了,嫖娼就应该合法。怎么没见薛蛮子的朋友出来说几句啊。开复呢?作业本?邓飞?还有哪些蛮子的傻逼朋友?(@吴主任)

马丁路德和薛蛮子有什么区别?马丁唆使半兽人和人类抢座位,薛蛮子鼓动傻逼们争取不属于自己的权益,不能否认,二人确有相同之处,都属于“正义人士”。不同在于战斗力,马丁路德是傻逼中的轰炸机,薛蛮子只是傻逼中的转帖机,而已(@刘平)

#论品位#@性感玉米:卧槽,薛蛮子在安慧北里被抓,那妥妥的是中端楼凤爱好者啊

母“你交到女朋友了没?!”儿子“妈,如果你是大学生,你会愿意跟我这样的交往么?”母“哦。”(@我身边的宅友都以为我是营销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