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爱与性的纠缠

爱与性的纠缠

借着变道的空隙,从反光镜中微瞄了一下后排分开落座,在有一搭没一搭略带尴尬闲聊的Z和晓,不由暗叹了下,可能这世上唯一无法换取的就是那流逝的时间吧

经过月余的几次接触,晓属于我和Z都能接受的类型,外形阳光,身材适中,谈吐友好,年龄与Z一致,今年刚刚30出头,由于一些现实原因似乎也刚单身不久,属于综合起来相处都比较舒服的类型,比较契合我们的要求。

我和Z在两性关系方面都属于比较复杂矛盾的综合体。一方面我们比较自律,从来没有过一夜情或者约炮一类的行为;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又比较放纵,在各自不同的感情阶段和曾经的婚姻中,以及彼此之间的两性关系又十分开放与放松。基本各种能尝试的基本都体验过了,比如车震、野战、露出、sm等基本都玩过。在经过这么多年的分合之后,两性问题在我们之间基本没有什么避讳或者隔阂了,基本无所不谈,唯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是我。准确来说,是我的年龄。

我比Z大十来岁,目前已是奔五之人,身体确实大不如前,包括频次和时长~而她正值虎狼之年,虽然百般体贴,从来不说任何怨言,但是对我而言,这是一种无形的愧疚~或许她目前不会太介意,再过数年呢?虽然可以借助器具、技巧给她欢愉,但毕竟不如真刀真枪来的痛快。我明白,是时候面对这一问题了。

在一次射完结束之后,她不是很尽兴,拿了根电动阳具帮助她高潮之后,拥抱着休息时我说:“妹妹,也许我们是该考虑下那个方案了”。她简短停滞了一下,简单的回复到:“嗯,哥哥看着办吧”。由于年龄差,从最早开始,我们彼此的称呼就是哥哥与妹妹。而我所提到的所谓方案,即是:3p。

事实上,这个问题早在数年前我们初识的一年多后,就知道这会是以后不可回避的问题,而我俩又不愿意走到无性婚姻,因此可能辅助性3p会是一个解决方案。只是那时候还远没到这个地步,所以只是口头探讨过,并未有任何实际的行动,而现在或许就是那个合适的时候了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筛选,排除掉了外貌形象不能接受的,排除掉了猴急猴急上来就想要照片视频裸聊的,经过一两次普通的见面,aa制聚餐之后又排除掉了一些不能接受的类型,最终选定了理念也较为契合的晓做进一步发展。对我们而言,并不是找单纯的一夕之欢,我们需要的是相对稳定安全的性伙伴,所以需要彼此各方面都能接纳理解的。毕竟其实对我俩而言,除了我在曾经两年多的空窗期间,找过两次大保健之外,我们没有过任何无感情因素的性关系。

后来又经过两月的交往,数次的普通聚会之后,感觉火候也差不多了,因此趁着小长假三天假期,安排好其他事宜,一起约到临近的苏州去尝试踏出我们的第一步。

苏州这地方来过无数次之后,其实也没啥吸引力了,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让Z和晓在知道目的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放松一下,白天多数时候都是我在开车,跑腿,尽可能让他俩不太劳累、相处的不尴尬。最终结果总算是基本和谐了,在晚饭吃完后去酒店的路上,已经可以有说有笑,偶尔打闹下一了。去到酒店,开了相邻的两个房间,简单收拾了下,晓来到我的房间,准备好今天的正戏了,而这场戏的导演是我。

酒,本身是一种抑制剂,作用是抑制人理性的那部分思维。由于数月的相处,彼此之间多少熟悉一些,所以并未玩什么打牌脱衣的桥段。出于第一次的安全和希望大家更专注,我没收了大家的手机放在柜子里,只是单纯的打牌喝酒聊天。Z的酒量并不好,一瓶洋酒见底的时候,她已经有点脸色潮红、脚步微晃了,我让Z先去洗澡了,借机跟晓郑重地约定了几件事情:
    第一,今天是第一次尝试,希望有耐心,如不成,不要强求;
    第二,如果哪一天你有了明确的感情对象,请选择退出;
    第三,我们只是特殊的性伙伴,不是单纯的普通朋友,因此主要由我来单线联系,如果一旦发现逾越了这层关系,我会断开这层关系。

虽然我也知道这可能都是一厢情愿,也总要先说清楚,好在晓能够理解,并表示了接受。这时严肃的事情谈完了,酒也喝干了,突然注意到酒店卫生间的墙居然是透明玻璃,由于前面为了气氛没开大灯,幽幽暗暗的也没注意到墙外房间这边的窗帘是打开的,Z估计也是有点喝多了没注意到,进去就开始洗了。玻璃的那边雾气氤氲,雾中是沐浴的Z,这边是已经有些看呆了的晓,我的心也不禁荡漾了起来~Z的身材比较丰满,34C的大胸十分性感,虽然有过哺乳略微有些下垂,但并不影响那视觉的享受,丰满的臀部在转身时上下弹动,时刻散发着诱惑的魅力~

我提醒着晓:“你别光傻看, 记住了,Z的耳垂,肩颈处十分敏感,胸部主要集中在乳头,腰部痒痒较多最好不要轻易触碰影响气氛,阴蒂处十分敏感也容易高潮,g点也非常好找……”,我像一个销售一样,在卖力推介着Z的一切~

女人啊……足足聊了半个多小时才洗好穿着浴衣出来,出来后回头才看到透明的玻璃墙,佯怒到:“你们讨厌死了!”,随手拉上了窗帘,我感觉到了Z的不安与迟疑,我暗示晓先去洗澡回避一下。我则走过去抱住了 Z,轻声安慰说道:“妹妹呀,你知道我们之间现在也不存在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,彼此了解的不能再熟了,我和晓也说好了,不会强求,你自己把握状态,能行就行,不能行也没关系,其余的话我们可以完了再说吧”。说完我冲拉着她的手,悄悄走到床边,拉开了墙上的窗帘,里面是正在洗澡的晓,他被刺激后勃起的老二在灯光的映衬下也显出了某种质感。看起来的轮廓尺寸和之前发的照片差不多,我笑着捏了捏Z的乳头,又勾了一把她的阴部,坏笑了下:“小骚货,至少这尺寸不会让你太失望,说不上你会很享受哦,快去床上躺着吧”。说话间,看到晓也洗差不多准备出来了,为了给他们营造一些放松的环境,我也选择先去洗澡看看后面的进展。在门口错身时我对晓低声交代到:“窗帘留一点,我会看情况出去~”。说完我闪身进到了浴室中,透过窗帘看到了Z全身包裹在被子中,而晓并没有猴急的开始动手动脚,只是坐在床边弯下身在轻声说着什么,这个表现在我看来是比较满意的。此时我的心情没有什么特殊的悲喜,只是心却突然觉得很重很重……

此次尝试,处理妥当,不但能解决面对的问题,也可能顺势拔掉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那根刺。如不得当,或许也不会比现在差多少了。不由自叹了一句:唉,希望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吧。

在浴室简单洗了个澡,估计大概有着十来分钟吧。透过窗帘看了下外面,Z盖着的被子被拉开了一半,但还是侧着身子用被子盖着胸部,一只手肘抬起遮着脸,另外一只手压着被子掩盖在臀部周围,晓也只是一只手搂着Z的肩膀, 另一只手在被子外面游走。看来这第一次,确实没那么容易开始啊。

我悄悄的走出浴室,来到晓的身边,示意他先坐开一点,我坐在床沿,扳平了 Z 的身子,将她搂在怀中,很明显的感觉到z的身体十分僵硬而紧绷,意识到是我之后转过头埋到了我怀里,轻轻说了句:“哥哥,我还是害怕”,我轻咬着她的耳朵,也悄悄的回应:“妹妹别怕,哥哥一直在呢”。一边说一边像往常一样握住了她的一只大奶,轻柔地抚摸揉搓起来,玩弄了一会感觉到她已经慢慢开始放松之后,眼神给晓发了个信号,让他像我一样爱抚Z的另一只乳房,Z感受到了抚触的不同,短暂僵硬了一会之后开始享受这种不一样的快感。玩弄了一会,我吻住了Z的双唇,控制了她的言语,晓也有模有样的含住了之前他在玩弄的椒乳,Z触电般的轻抖了一下,我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,可以开始进攻下一座山头了。

我的手放开了握着的乳房,沿着身体的中心向下游走,掀开了盖在Z下身的被子之后,向两边分开了 Z 并拢的双腿,扣住了她的阴部。她身体的敏感部位,我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手指先在她的阴蒂那里画圈的搓弄,时不时改用两根手指顺着菊花向上,交错拨开她尚有些干涩的阴唇抚弄,不一会淫水就从阴道里慢慢的泛滥出来了,当湿润程度可以进入手指时,再继续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寻找里面的G点,就这样抽插了数分钟之后,淫水已经泛滥的弄湿了我的半个手,从阴道流出浸湿了整个阴部甚至是流淌到了菊花处~我不禁深吸了口气,最终的一刻终于到了……

晓收到了我的暗示之后,激动的抬起身子,就想低下头去舔舐 Z 晶莹的阴部,Z 一急两只手放下去推开了 Z 的头部,我明白这特殊的举动或许还早了一点。我冲晓摇了摇头,抬起手指了下旁边放着的套套,一边为了配合接下来的行动,我把 Z 的一只手拉过来压在了我的身下,另外一只手拉过来让其握住了我的阴茎。这时的晓也蓄势待发,准备提枪上马了,他的动作足够温柔耐心,虽然此时 Z 的阴道口已经淫水横流,晓还是慢慢的扶着龟头在阴道口上下摩擦,Z 在酒精及激情的双重刺激之下,呼吸变得急促,不由的发出了『嗯嗯』的声音,晓的阴茎开始慢慢的刺入,Z 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抖动起来,当晓的阴茎完全插入了 Z 的阴道时,Z 被我吻住的嘴,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『啊~~~~~』,为了舒缓 Z 的情绪,我的手还是按着她的手握着我的阴茎,嘴上不停地吻她一会,再低声的安慰她几句:『妹妹,放松,没事的』。在我和晓的双重努力下,Z 慢慢进入了状态,身体变得越来越柔软,晓也慢慢的开始进入状态,有频率的抽插起来,一边操着我的 Z,一边趴下来含住了 Z的乳头吸吮。为了让她们的结合更舒适,我移动着我的身体,释放出了尽可能多的空间给予晓来发挥。最终,除了Z 的面部,之下的一切已经全部属于另外一个男人了。我也感觉我的心中,有一些东西,在慢慢化开。他们的状态逐渐稳定下来,晓辛勤的抽插操着属于我的女人,这个女人也被操地不断地发出『嗯~~~啊~~~』的呻吟。

此时我非常想去看看这个被我操了这么多年的女人,阴道和阴茎交合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。可是考虑到现在的实际状况,还是不能完全松懈对妻子的安抚,因此也只能歪一歪头,从上至下看过去,随着晓前后的耸动,两人的连接点分分合合,床尾的灯照过来忽明忽暗,依稀能看到一个柱状物在我女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。当这个曾经在脑海中浮现出无数次的画面,真实出现在我的面前时,我也被刺激的大脑充血,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。老二被刺激的比平时更加地粗壮、灼热。但我也知道,此时此刻,不该是我来当主角,真正的主角,是身下这个正在被服侍着的女人。她的身体,此刻被割裂成了两部分,一部分是属于我的理性,而另一部分是属于另外一个男人的感性。

经过我和晓两边辛勤的耕耘,Z已经沉浸在爱与性的包围中,被晓的腰身撑开的双腿半悬在空中,随着晓的撞击忽高忽低。嘴中也忍不住呻吟起来,『嗯~~~啊~~~嗯~~~啊~~~,好爽~~~』,我知道 Z 虽然现在很享受,但是完全没有达到高潮的迹象,但我也知道做到此步已经到极致了。晓也开始了大口的喘气,毕竟一成不变的抽插,对他而言也是一种体力的考验,能看得出,当着我这个老公的面操着我的女人,他也是有些拘谨,不敢放的太开,我看出了他的窘迫,还有眼神中的希冀,但是此刻也不宜再多生事端,于是趁着Z在神志迷蒙之中 ,跟晓轻声交代:『今天差不多就算了,别搞什么花样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,明天再说了~』~晓长出了一口气,抬起了上身,双手一边一个抓住了Z的双乳作为支撑点,突然间开始了加速的冲击,Z的身体也被撞击的在床上来回耸动,Z也压抑不住的拉起长音来“啊~啊~啊~啊~啊~啊啊啊”,在连续冲击了一会之后晓也不再压抑,低吼了两声“我要射了,我要射了~~”,阴茎死死的插在Z的阴道中,身体抖了几下~随即身子一软,趴在了Z的身上。

我在旁边看着他们紧紧地贴合在一些,心中也不免长叹了一下~~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未完待续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